您的位置:
主页 > 飞机各类 >保罗‧马斯葛雷夫:国际关係理论跟《冰与火之歌》一样都只是奇幻 >

保罗‧马斯葛雷夫:国际关係理论跟《冰与火之歌》一样都只是奇幻

阅读740|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992

保罗‧马斯葛雷夫:国际关係理论跟《冰与火之歌》一样都只是奇幻

  自从《权力游戏》开播以来,便引起研究国际政治与外交政策的学者目光。他们急切地应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理论,为每个角色坐上铁王座的机率反覆进行排名,还有学术期刊文章透过模拟剧情的方式教导国际关係理论,美国知名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更将影集里的龙比喻为核武器。

  他们这幺做有个重要原因,很难想像还有哪个奇幻世界比《权力游戏》里的维斯特洛更能吸引国际关係学者。毕竟,国际关係理论与维斯特洛在很多方面相似,它们都来自同一个源头:没学好的欧洲历史。

  讽刺的是,国际关係学者如此严肃认真地看待《权力游戏》是因为他们觉得其内容很写实,儘管专门研究中世纪的学者乐见影集让很多人中世纪产生兴趣,但他们也担心该剧扭曲了中世纪世界的真实样貌。

  在《权力游戏》剧情出现龙和异鬼以前,中世纪历史学家便指出它所描述的中世纪生活一点也不写实,真正的中世纪不仅生活步调更慢、宗教色彩更浓厚、种族更多元,而且领主可能更关心徵税问题。一名学者认为《权力游戏》的背景更像浪漫化的近代早期欧洲(如三十年战争和殖民美洲)时期,而不是中世纪。

保罗‧马斯葛雷夫:国际关係理论跟《冰与火之歌》一样都只是奇幻

  这解释了为何国际关係学者认为《权力游戏》那幺具有吸引力:简单来说,国际关係学者对于研究历史真相并不在行,正如历史学家不太擅长发展理论。当政治学家研究一个案例时,他们通常更感兴趣的是观察事件发展如何反映出根本的理论趋势,而不是釐清事实真相。

  除了少数深入钻研某段历史的学者以外,绝大部分国际关係学者都是站在高空看待历史。这也是为什幺国际关係学者特别重视1648年(学者普遍认为签订《西发里亚和约》标誌着主权概念的现代国际系统产生)和1919年(巴黎和会筹组国际联盟,重塑现实政治格局)这种转捩点,并在国际关係教学和学术领域赋予它们至关重要的地位:因为与其全面理解複杂地历史转变脉络,把重大变化固定在某个日期或年份要容易得多。

  正因为历史知识的差距,所以对国际关係学者来说《权力游戏》很逼真。当观众接触虚构小说时,叙事必须成功地将观众从现实世界转移到一个连贯的故事世界里,并在这个世界逐步发展叙事。观众期待在《权力游戏》里看到龙,而不会是星际飞船,要是违反了这种叙事规则,就会造成违和感使观众出戏。

  然而,造就叙事移转并非叙事本身的準确性,而是它在特定受众眼中的可信度。举例来说,当一个律师观看法庭剧时,他们会对普通人能接受的错误所震惊,并感到难以置信。如果观众缺乏背景知识去验证故事说法,他们倾向于相信故事诉说的内容,并把看似可信的陈述视为真实。

保罗‧马斯葛雷夫:国际关係理论跟《冰与火之歌》一样都只是奇幻

  这就是维斯特洛成功的原因。乔治‧R‧R‧马丁(George R.R. Martin)曾表示他採用「混搭」的方式,参考英国和欧洲历史谱写出《冰与火之歌》。自从1948年汉斯‧摩根索(Hans Morgenthau)出版的《国家间政治》(Politics Among Nations),将国际政治定义为「权力斗争」以后,美国的国际关係理论就一直在做同样的事情:他们大肆撷取欧洲历史的不同片段,拼凑出似是而非的理论来阐述政治进程。

  马丁翻阅不同的历史书籍,创作出一部讲述权力的系列小说。几十年来,国际关係理论家的所作所为也是如此,他们号称在构建关于权力的科学,但这门学问往往看起来更像故事而不是科学。

  正如辛西亚‧韦伯(Cynthia Weber)所写:「国际关係理论——一部关于国际政治的故事集——仰赖国际关係的神话,好让它看起来很真实。」由于马丁和摩根索都是回顾一个想像出来的欧洲历史,因此他们把主权和国家战争视为自然概念,并在故事赋予特别显着的地位。

  这种做法自然为奇幻小说和学者的「科幻理论」导入了一种欧洲中心主义的偏见。几十年来,课堂上充斥着各国为了生存如何维持权力平衡,以抗衡可能毁灭它们的潜在敌人;直到2007年,学者们才开始系统性地研究非欧洲背景下的平衡案例,进而发现这些国家并没有维持权力平衡的倾向。今天看来,欧洲历史上那些近乎无政府主义的时期看起来更像例外,而不是常态。

  当国际关係理论家们碰见《权力游戏》时,他们很兴奋地以为出现了一篇论述权力、暴力、权威以及个人与体制的重要文本。然而,他们其实只是找到与自己一样奇幻的镜像。在中世纪历史学家眼里,他们看到《权力游戏》错误或不準确的地方;国际关係理论家则看不到这点,只是把他们一直以来犯下的谬误奉为古老真理。

保罗‧马斯葛雷夫:国际关係理论跟《冰与火之歌》一样都只是奇幻

  这衍伸出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为什幺国际关係学者不愿反驳影集的不準确之处?中世纪历史学家试图探讨《权力游戏》的错误部分,指出哪些地方符合历史和那些错误需要釐清或纠正,就好比科学家也经常指正流行文化中错误传达的科学资讯。但相对而言,很少有国际关係学者出面深入说明影集的失真部分。

  他们保持缄默的原因有很多:部分原因在于这部热门影集对授课教授来说就像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可以帮助他们逐景解释许多重要概念,让学生更容易理解如「安全困境」这种概念,自然不会太苛求影集的準确性。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许多学者运用自己的个人时间参与流行文化讨论,所以他们不仅是以学者的身份撰文,更是以「书迷」的身份书写,因此不太愿意探究喜爱的作品有何缺点。

  然而,还有比这些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国际关係与流行文化的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改革,学者开始从宽泛地理论构想(例如用《星舰迷航记》第一部解释六O年代的美国外交政策)转向更为严谨的研究。有实验表明,对于科幻小说的杀人机器人了解程度越高,就会越抗拒现实世界中的自动武器,而阅读反乌托邦小说会为激进和暴力的政治行动提供更充分的辩解藉口。有足够多的理论与经验相信,即使是政策制定者也会受虚构的外交政策叙述所影响,例如雷根总统高度接受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的小说内容。

  这些研究为学者指出认真对待流行文化的一种新方式:不要把《权力游戏》当成反映真实世界的案例,而是运用其热门程度帮助观众更理解政治,甚至改变他们对权力运作的看法。探讨这些问题有助于人们理解国际关係这种複杂的事情,也有助于国际关係学者停止继续天马行空,而是着手创造现实世界所需要的深度知识。

(本文作者为麻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政治学教授)

相关文章


菲律宾sunbet官网口碑|时代博览|领域要性|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