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飞机各类 >陈一新/美中贸易达两协议 >

陈一新/美中贸易达两协议

阅读831|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697

陈一新/美中贸易达两协议

陈一新/美中贸易达两协议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抵达华府,先与美国贸易代表赖海哲(Robert Lighthizer)、财政部长梅努钦(Steven Mnuchin)见面。(图/路透)

陈一新/美中贸易达两协议

●陈一新/现任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学系讲座教授、曾任淡江大学美国研究所教授与所长。为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立委。 在美中两强之间,主张台湾应与两边维持良好关係,以充分发挥槓桿作用,收左右逢源之效,且台海两岸应在「九二共识」的共同政治基础上,推动和平发展关係。

美国总统川普11日与中国大陆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会面,透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亲笔信函,美中两国在口头上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少为人知的是,透过刘鹤的口信,双方还在口头上达成了有关香港问题的协议。

在双方口头上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美方原则上同意:

(一)取消原定在10月15日对大陆2,500亿美元产品课徵从原先25%调高到30%加徵5%的关税,但对北京所希望取消12月加徵的关税,美方仍未置可否。美国财长米努勤14日接受CNBC访问时说,他预计两国官员将在未来数週敲定第一阶段协议的细节,以供双方领导人11月会面时签署。他表示,如果谈不拢,原订12月15日对陆加徵关税仍将如期生效 。

(二) 美方承诺「如果」双方能正式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川普政府将「考虑」把中国从汇率操纵国名单排除。米努勤表示,双方已就外汇市场透明度与市场自由度「达成共识」。此显示,双方在汇率问题上只有原则上的共识,却未达成具体进展,未来尚有得谈,且充满不确定性。

(三)美方表示,在中国大陆强迫技术移转与剽窃智慧财产权等核心议题,双方「取得非常好的进展」,很快就会「达成共识」。这表示,双方在中国大陆强迫技术移转与剽窃智慧财产权等核心议题的谈判进展更慢,甚至连「共识」都没有。

另一方面,中方原则上同意:

(一)2020年开始以渐进的方式与时间表,开放中国大陆股票、期货与基金三大资本市场,让包括美国在内的外资公司进场投资。

(二)透过「中国证监会」的宣布,鬆绑金融机构的外资持股限制,让美国银行投资保险等金融业者能在中国大陆拓展业务。

(三)承诺迅速购买总值约500亿美元包括黄豆、猪肉在内的美国农产品。

从双方政府用词遣字中故意模糊的文字技巧与暧昧不清的态度可以看出,除了中国大陆进口美国黄豆、猪肉为大陆迫切需要的农产品是比较确定的共识之外,其他都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此亦显示,双方能否在未来数週完成第一阶段协议细节的谈判仍充满变数。

值得注意的是,川普在双方口头上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后表示,「这是个好的贸易协议,而且对香港居民来说也是个好协议」,显示美中两国领导人在香港议题上已达成口头的谅解或共识。由于从白宫网站可以找到的习近平致川普亲笔信函中并未提及香港议题,因此,可以据以判断美中两国是透过刘鹤的口信在香港问题上达成口头上初步的谅解或共识。

陈一新/美中贸易达两协议

▲中国大陆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特别代表习近平致送川普书面讯息,当时川普立刻将该书信向媒体展示。(图/路透社)

在香港议题上,中方原则上同意:

(一)除非情势失控,中国大陆政府不会派遣人民解放军大规模镇压香港人民的「示威」游说与示威;

(二)香港政府不会升高对香港人民「示威」游说与示威的反制;

(三)北京希望川普政府能够阻止美国联邦国会正在审议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t Act)、「保护香港法案」(PROTECT Hong Kong Act)及「与香港站在一起」 (Stand With Hong Kong Resolution)决议案,或至少期望川普能运用他的政治影响力,让这些法案或决议案的文字尽量淡化。

9月底在美国联邦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保护香港法案」及「与香港站在一起」,15日在美国联邦众议院的院会中以口头方式无异议地获得通过,敦促习近平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遵守「中英联合声明」与「香港基本法」允许港人自治与保障人权的承诺。在联邦参议院院会通过后,两院将协调法案版本与文字,以最后一致的版本呈送总统签署。

在香港议题上,美方原则上同意:

(一)支持中国大陆政府不会派遣人民解放军大规模镇压香港人民「示威」游说与示威的承诺;

(二)支持香港政府不会升高反制香港人民「示威」游说与示威的承诺;

(三) 川普无法做出阻止「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承诺,但承诺将运用他的政治影响力,让这些法案或决议案的文字尽可能淡化。

综合以上所述,川普11日与刘鹤的那次会谈,达成了两项协议。双方或其中一方不无可能在后续的细节谈判中让第一阶段口头贸易协议破局,倒是香港协议可能因双方都在香港有重大利益而投鼠忌器,赏味期可能更为长久。

相关文章